墨西哥往事2:一个国家的悲剧(下)

2020年11月30日14:19:28 发表评论 热度957 ℃

陆 五月

古兹曼最后栽在了黑莓手机手里。

我们在《ISIS传》里提到过,本.拉登和ISIS管理政权只相信自建的快递系统,因为一用电话就死定了,但墨西哥黑帮不能这么干,毒贩系统的管理必须高效直接,扁平化、直达基层,否则毒贩网络直接拉垮,古兹曼不得不使用现代通讯设备。

古兹曼使用黑莓手机是非常小心的,如果某人想联系古兹曼,得先通过b.b.m将信息发送给古兹曼的副手,而他的副手为防止被发现,不会使用私人wifi和4G网络,会一天到晚泡在星巴克或者其他有公共wifi的地方(那些在星巴克一待就是一天的人要小心了),副手收到信息后,再把信息转录到ipad上,用ipad发送给下一个中间人,这位中间人也只使用公共wifi,再次转录到自己的黑莓手机上,最后才转发给古兹曼。

这种从一个公共wifi到另一个公共wifi,中间还换两次硬件的信息传递方式很难被追踪。

古兹曼如果要回复信息,还会这样再导两次手,小心到了极点。

古兹曼只相信黑莓手机,讨厌卫星电话,他觉得卫星电话都是美国公司制造的,很容易被执法官员破解,但黑莓手机是加拿大生产的,没那么容易被破解。

这种担心不无道理,我们写过很多ISIS大佬、车臣大佬都是使用卫星电话后被发现,一枚导弹给炸成渣渣的。

不过黑莓手机安全也是一种错觉。

通过研究下属跟古兹曼的联络方式,DEA特别行动部门的分析师最终摸透了他们沟通的规律,最后专注于找到围绕在古兹曼周围的后勤辅助人员,通过一系列复杂的技术锁定了通信目标。

2012年,DEA就锁定了古兹曼的黑莓手机,不仅可以监控他的通讯,还可以利用地理定位技术对他的信号进行三角定位。

通过监控古兹曼的手机,DEA知道古兹曼害怕被人下毒,随身带着一个年轻的私人美女厨师,据说厨艺极高超,DEA探员们都想尝一尝她做的菜,这位私人厨师要随时随地做饭给他吃,古兹曼吃饭前,还必须让下属先尝过,下属没有口吐白沫才敢吃。

古兹曼也很少在一个地方逗留两个晚上以上,连他的贴身侍卫和私人助理纳里兹也不知道他会突然去哪里,但他每晚一定要叫美女陪伴,还大量服用伟哥,把伟哥当糖吃。

有意思的是,据DEA统计,古兹曼大部分通讯内容居然不是在管理毒品帝国,而是每天花很大精力安抚几位前妻和十几个女朋友们。

果然谈恋爱比贩毒还难。

2014年,墨西哥当局根据DEA对他黑莓手机的定位,海军陆战队突袭了古兹曼在海边的一栋豪宅,古兹曼从后院夺门而出,混进了人群跑掉了,这时古兹曼怀疑黑莓手机有问题,将手机交给一个手下,自己坐私人飞机逃到了马德雷山脉。

让古兹曼逃掉后,海军陆战队调头就去找他的亲信秃鹰,想从这里找到线索,2月20日,秃鹰用黑莓手机发了一条短信,被迅速定位是在港口城市马萨特兰的米拉玛酒店,海军陆战队飞速赶到酒店,在401房间抓到了只穿着内裤的古兹曼。

古兹曼入狱后,2015年7月通过挖地道完成了第二次越狱,中间还抽空接受了好莱坞影星西恩.潘的采访,态度一度十分嚣张。

500

西恩.潘采访矮子

有了手机定位这个法宝,墨西哥政府仅在半年后又通过老办法,先定位到了他身边的亲信,于2016年1月顺藤摸瓜,再次逮捕了古兹曼,并于2017年将其引渡到了美国,2019年7月17日,古兹曼在美国被判终身监禁,罚金126亿美元。

古兹曼的一生,就此落下帷幕。

500

不过锡那罗亚集团并没有随着古兹曼的入狱而被毁灭。

我们在讲述加拉多的故事时,曾说过他将太平洋海岸分封给了古兹曼和赞巴达(Zambada)两个人,这个赞巴达外号叫“五月”,名气没有古兹曼大,但也是锡那罗亚另一个重要话事人,现在锡那罗亚集团主要由古兹曼的儿子和五月共同管理。

但实际上,锡那罗亚几十年来真正的控制人,可能是现年72岁的五月,而不是古兹曼。

五月是墨西哥贩毒历史上最为低调、沉稳的一代毒枭,发生大事时几乎看不到他出镜,但他是墨西哥近五十年来唯一幸存的毒枭,墨西哥著名记者埃尔南德斯认为五月才是真正的毒枭之王,天空之王阿马多对他言听计从,其他毒枭也从不敢惹五月。

阿马多后来因肥胖死于抽脂手术后,继承他位置的维森特直接称他为教父,据传矮子古兹曼不过是台前人物,五月有权对古兹曼发号施令,古兹曼要做出重大决定时,也必须五月点头才可以,与哪个黑帮开战或者谈和,都是五月在暗中操控。

五月1948年生于锡那罗亚的库利亚坎,身高1.8米,年轻时十分贫穷,只能靠在库利亚坎附近的糖厂洗卡车轮胎养家糊口,他姐当时嫁给了一个叫安东尼奥的古巴人,这个古巴人来路十分凶悍,原先是一名古巴警察,后来移民到美国迈阿密,靠卖海洛因生活,胸怀大志想成为迈阿密一代大毒枭,在遭到美国警察重锤后,又移民到了墨西哥,在这认识了五月的姐姐,并成为五月的姐夫。

1970年代,安东尼奥在拉斯维加斯和洛杉矶打下了自己的地盘,五月就去帮姐夫忙活洛杉矶的生意,他主要负责打通从洛杉矶到蒂华纳这条毒品物流线,为姐夫提供安全的贩毒路线。

500

年轻时的五月

1977年,五月的姐夫入狱,其势力都划归到五月名下,美国的警察才首次注意到有这个人。

五月后来搬到了蒂华纳,跟阿雷利亚诺兄弟合伙贩毒,但是后来分赃不均,阿雷利亚诺兄弟威胁说要砍他儿子,五月寡不敌众,带着手下回到锡那罗亚的库利亚坎。

在锡那罗亚,五月重整旗鼓,归顺了教父加拉多,被加拉多赐封领土,成为锡那罗亚集团幕后大佬。

到1998年,低调的五月势力发展到和总统谈笑风生的地步,他跟总统签定一系列协议,使其至今免于被抓捕,静悄悄发展了大量合法的生意,他儿子说父亲曾送他去总统的松林别墅(Los Pinos)一起吃早餐,全墨西哥没有任何毒贩能有这么高的荣誉。

就连CJNG的老板塞万提斯也很尊敬五月,2016年塞万提斯趁矮子入狱,绑架了他的几个儿子,五月亲自出面调解,塞万提斯不伤他们分毫,释放了他们,十分给面子。

500

中间持枪者是塞万提斯,墨西哥那边都找不到他最近的照片,这是十几年前的

塞万提斯的故事我们过去已经介绍过了,他向五月学习,日常十分低调,网络上最新的照片都是十几年前的,外界没有人知道他现在长什么样子,2020年他主要忙着在自己隐居的地方盖了一座高级医院,还天天跟1999年出生的小女友“粉红骷髅”腻在一起,不过他这个小女友做事太出格,在枪杀了13个警察后遭到墨西哥政府军报复,颈后中枪而亡。

500

粉红骷髅被政府军击中后颈身亡

五月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他现在患有严重的糖尿病,随时可能病发去世,据DEA前国际处总监Mike Vigil透露,五月现在跟六个太太、十五个孙子躲藏在锡那罗亚的山区里,虽然他钱多得花不完,但不会到非安全区活动,每个人都知道他命不久矣,每个人都在等待着老教父殒落。

墨西哥新一代毒贩教父的位置,一定在矮子31岁的儿子奥维迪奥和CJNG深居简出的大佬塞万提斯之间产生。

墨西哥毒贩圈新的轮回,已经开始了。

柒 一个国家的悲剧

最后我们要谈一谈,墨西哥这个国家,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们在《墨西哥往事1》里提到了墨西哥衰败的外因,今天这篇,我们想谈谈墨西哥衰败的内因。

过去的墨西哥,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墨西哥曾经很有希望,成为一个富裕发达的国家。

直到1972年他们在塔巴斯科州和坎佩切湾发现了大油田,预计坎佩切湾就有2000亿桶石油,刚好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暴发,欧佩克发布石油禁运,油价暴涨,墨西哥政府以为国家从此可以躺赚,便放弃了工业化的努力。

从此成为墨西哥经济的转折点。

墨西哥没有卷入二战,从1940-1980年每年GDP发展达到6%,一度自称进入了中等发达国家,有了石油后,国家经济如虎添翼,1981年光石油就赚了130亿美元,不料中东恢复销售石油后,石油价格暴跌,前期政府预估太过美好,向美国借巨债发展,猛搞核电站、石化厂、港口等大基建,1982年外债高达810亿美元,美联储此时落井下石,提高利率,墨西哥每年外债利息猛增80亿美元,加上1985年墨西哥城大地震,一时雪上加霜,政府没钱了,老百姓也没工作了,日子过不下去了,刚好美国这边对毒品的需求暴涨,哥伦比亚的毒枭们逐渐走向衰落,三条毒品链不由自主都向墨西哥汇合。

还不起美国外债的墨西哥政府,听从了美国经济学家的建议,将手里头600多家国营企业全部私有化,铁路、航空、电信、银行、钢铁等大型国企全部低价售出,被美国及其他国家的资本家买走,墨西哥一时出现了近百万下岗工人,出现了严重的贫富差距。

这时候就是加拉多一统天下的时期,政府和毒贩一合计,反正毒品是卖给美国人,又不是我们墨西哥人遭罪,就更依赖毒品经济了。

1993年北美贸易协议签定,按美国的要求,墨西哥废除了土地公有,农民的土地可以私有买卖,农作物价格管制被废除,农业补贴撤销,那时候中国学者温铁军跑去墨西哥做农业调查,发现墨西哥农民们完全玩不过美国农产品,都贱卖土地加入黑帮,一时被墨西哥政府的骚操作震惊了。

中国也是从那时开始,对西方的“自由经济体系”充满了戒心,为了不让中国农民也陷入相同的苦难,我们在跟西方国家进行贸易时,都会附加严格的条件,不让他们轻易摧毁我们的农业、贱买我们的工业。

墨西哥毒品的发展,其实是政府、毒枭、美国CIA三者齐力的结果,大毒枭一直是政府的好朋友,是政府解决社会就业、赚取外汇、顺便捞点油水的战略合作伙伴。

开始的时候,政府还能轻易控制毒枭,但是加拉多倒台后,事情逐渐不受控制,毒枭们野蛮生长,相互仇杀,直到现在发展成了火力强过政府军的军阀。

但毒枭并不想接管政府职能,如果真的成为政府,是要对人民负责的,那就业、福利、收税各种破事毒枭们可吃不消,所以政府和毒枭在墨西哥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只要不打扰我贩毒,我也不把事情做得太过份。

做一个安静的渣男多好,凭什么要负责任一辈子?

墨西哥本来有一条正常的光明之路,只要按照1940-1980这四十年的发展路线坚持工业化,他们本可以成为一个富强的国家,但是他们没有禁受住石油的诱惑,一时赚快钱冲昏了头脑,举债发展,国家陷入财政危机后,又轻易听取了自由经济那一套,掉入了国际资本的陷阱,才弄得今天民不聊生的样子。

很多墨西哥人最终走上毒贩的行当,只是求一门活路而已。

西恩.潘采访古兹曼时,古兹曼曾说:如果我能找到一份正经工作,我也不想去贩毒。

发展国家的道路,只有艰苦的工业化才是正常的,谁想靠卖资源发财,最后都会受到资源的诅咒。

捌 结局

古兹曼这辈子再也逃不出美国看守森严的监狱。

加拉多注定老死在墨西哥的牢房里。

叶真理的案子到现在还没判。

塞万提斯继续隐姓埋名,低调做人,静静等待登基。

太平洋女王阿维拉每天在忙着打官司。

五月在山区里静静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美国DEA的探员们聊天时,总是会带着敬意,有意无意说起奇奇。

而每到每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蒂华纳红灯区街头的站街女们,总有几个完不成KPI的人,还是会被塞塔集团的刽子手拎出来,押到后山上去砍头。

临死前她们会拖下鞋,鞋尖朝着家乡的方向,默默凝视着蒂华纳城,脸上没有悲喜。

仿佛这个国家,已经失去了,对疼痛基本的感知。

本文资料大多来自 加拉多狱中回忆录、墨西哥著名记者埃尔南德斯书籍、DEA工作人员口述、纪录片、本人对墨西哥华人采访等,写作时间花了约12天,写吐了。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卢克文工作室

本文最后更新于:2021-03-26 14:21
瓜皮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