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的棋子(2) – 卢克文工作室

2019年09月19日14:12:14 发表评论 热度1,044 ℃

上接:魔鬼的棋子(1)

伍  屠场主人

 

在现代化的美军面前,萨达姆总计110万的军队不堪一击,美军只付出262人死亡的微小代价(其中123人还是死于事故而不是战场),很快就将萨达姆政权推翻,最后还成功抓住了萨达姆,将他送上了绞刑架。

500

萨达姆被捕时

 

在美军刚刚进入伊拉克时,当地百姓还是表示了欢迎,反正萨达姆也不怎么样,换一换新人总还有机会,当时每天晚上都有人朝天开枪庆祝美军入城,看到美军时,伊拉克人都是笑脸相迎,但是,不过区区一两个月,美国军人就发现自己在这里不受欢迎,情况比他们想象得要艰难许多。

 

美国在攻下伊拉克后,由于他们只准备了一份击倒计划,并没有准备一份重建计划,只管杀,不管埋,导致伊拉克几周后陷入一片混乱,治安迅速恶化,劫匪在大街上肆意抢劫,博物馆的珍稀文物陆续被盗,连政府大楼的铁栏杆都被人偷走,而发生这种事时,美军就只在一旁袖手旁观,根本不去维持秩序。

 

当时美军为了抓捕敌对分子,一次次持枪私闯民宅,据美国军官麦克里斯特尔回忆,他们曾凌晨四点冲进一户伊拉克人家抓捕恐怖分子,喝令房子里的伊拉克平民双手抱头,依次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蹲在墙角,那户人家四岁的儿子睡得迷迷糊糊的走出来,见到父亲双手抱头蹲在角落,就上前学着爸爸的样子,也蹲在那里,男主人明显感觉受到了侮辱,嘴角抽搐,恶狠狠地盯着美军。

500

美军一般是这样对待当地伊拉克人的

 

伊拉克人都会想:这些美国人来这里破坏了秩序,却不维护秩序,却还骑在平民头上作威作福,是可忍孰不可忍。

 

2004年4月28日,更严重的对立事件发生了,美军第82空降师和第3骑兵团的士兵进入费卢杰,圈了一所学校当营地,当地200名伊拉克人到学校外示威,对美军发起嘲讽,美军当即开枪,造成17人死亡,70人受伤(美军说是因为示威人群有人朝他们开枪,他们属于还击)。血案发生后,费卢杰当地部落首领跟美军谈判,要求美军出一点“血钱”,让死者的孤儿寡母能活下去的时候,美军十分大方地答应给每名死者3000美元。

 

一条人命,3000美元(约2万人民币)。

 

伊拉克人民愤怒了,大量平民变成了极端人士,他们冲向了扎卡维的营地,主动加入其队伍,要求跟美军对抗到底!

 

这些还不是最严重,最严重的战略错误,是美军对待原伊拉克军队和政府人士的方法,正是这个战略错误,促使了扎卡维和后期ISIS的壮大,给中东埋下了巨大的动乱伏笔。

 

美军占领伊拉克后,快速解除了萨达姆军队的武装,并迅速在全国清除复兴党。

 

萨达姆统治时期,如果要考上大学,就必要加入复兴党,因此大部分读书人都是复兴党员,美军迫不及待地清除复兴党员,把他们全部赶下岗,成千上万的技术人员和官僚阶层一夜之间失业,而且美军没有给这些人发放任何谴散费,这些人为了养家糊口,被逼走向了美军的对立面,也纷纷加入了扎卡维阵营。

 

如果美军当时用心一点管理伊拉克,就应当先维持原警察治安队伍不动,文职政府、复兴党员也统统不动,只把几个头号反抗分子拉出来枪决示威,这样既能避免大规模失业潮,还能有效维护本地治安,不至于像后面这样劫匪横行、民不聊生,我相信以美军高级管理人员的素质,他们如果用心,一定想得到,做得好,我不相信我这种二货能想到的事情,他们这些高级政客会想不到,管不好只有一个原因,就是美军并不在乎管不管得好,伊拉克平民的死活,他们并不放在心上。

 

但正是美军这一连串战略失误,将原伊拉克军人,原伊拉克文职人员,伊拉克平民通通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并逼迫这些活不下去的人,或者丧失尊严的人加入到扎卡维的阵营,并反弹伤害到了美军自己。

 

扎卡维日渐强大。

 

他手下的人越来越多,枪越来越多,钱也越来越多(主要是石油收入),大家都把他当成了信仰,甚至其地位可以跟天使投资人本.拉登平起平坐,他也越来越狂热。

 

受到长期极端思想盅惑的扎卡维,到处在杀人。

 

请做好心理准备,以下内容,十分血腥。

 

2003年8月7日上午,扎卡维安排一辆绿色小货车开到约旦驻伊拉克使馆前,货车停在使馆院墙一角,随后司机突然跳车,跑到长街尽头,摁下了远程遥控器,货车后座的炸弹随之爆炸,货车被炸飞两层楼高,几名保安人员和签证申请人被炸飞,有一家伊拉克人开车路过这里,全家被炸死,其中小女儿被炸得身首异处,人头落在大街上,一个路人吓得神经崩溃,拿起纸板盖住人头,又疯了一样徒手在地上乱抓,好像想把小女孩的人头埋进土里。这次炸弹袭击当场炸死17人,几乎全是平民。不过当时这是扎卡维早期作恶,大家不知道是他的恶行,平民们把怒火都发泄到了约旦政府和美军身上。

 

2003年8月19日下午4点,联合国负责给伊拉克人民提供饮水与药品的官员梅洛,正在运河酒店三楼会客,一辆卡车停在楼下,突然发生爆炸,这次爆炸使用的是空军军火(由伊拉克原政府军人员为扎卡维提供,要不他搞不到这么专业的爆炸物),威力巨大,三层楼建筑物瞬间炸塌,梅洛跟21名其他无辜人员遇难,梅洛跟小布什算是熟识,他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外交官,会五国语言,精明强干,一直在为世界各地的战乱平民提供保护,是联合国优秀的工作人员,此时大家还不知道是扎卡维所为,以为是萨达姆的支持者在报复,但这次袭击使其他国家都不敢轻易到伊拉克开设使馆或者派人员物资支持伊拉克重建。

 

2003年8月29日,更严重的灾难发生了,什叶派学者哈基姆在伊玛目.阿里清真寺布道,哈基姆性情温和,神态慈祥,很得大家喜欢,什叶派民众大量赶来,现场聚集了上万人,他在演讲中抨击了约旦使馆跟运河酒店的恐怖袭击,讲完了刚刚要走向自己的车队,现场发生了两起巨大的爆炸声,其中一枚炸弹就在哈基姆身边爆炸,这名什叶派大学者,“被炸到只能找到一只断手”,粉身碎骨而亡,现场只有89人当场遇难,500多人受伤。而这次袭击,只因为扎卡维是逊尼派,他认为什叶派“都是叛离真主的人”。

500

被扎卡维炸得粉身碎骨的什叶派传奇人物哈基姆

 

扎卡维除了袭击平民,还同时偷袭美军,跟萨达姆的正面部队交锋不同, 任何一个看似平民的普通人,都有可能是扎卡维洗过脑的极端分子,这种偷袭战术防不胜防,正在巡逻的美军经常遭到旁边房子里的冷枪和埋好在路边的炸弹,美军打下伊拉克才阵亡262人,初期驻守伊拉克期间,“平均一周死亡10人”,付出了惨重代价。

 

为了受到极端分子的爱戴和挑起民众间相互仇恨,扎卡维忙着炸什叶派,还亲自动手,对美国人质进行斩首。

 

2004年3月,一名叫尼克.伯格的美国人来到伊拉克,他那年26岁,天不怕地不怕,出于看中伊拉克百废待兴,有大量的创业机会,他打算在这里开一家通讯设备修理厂,他非常喜欢爬到180多米的铁塔上完成通讯设施的修复工作,在这个岗位上他找到了使命感,他感觉伊拉克一定需要他。3月24日,他在摩苏尔天线塔上攀爬时(职业习惯),被当地警察当成可疑分子抓了起来,警察怀疑他是以色列的间谍,查清他是美国人后,将他送到了美军在摩苏尔的基地。

 

美军本打算派直升机送他出境,但他执意要留在伊拉克,并一个人前往巴格达,从走出美军基地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直到7天后,美军巡逻队路过一处高速天桥,看到伯格的尸体被吊在大桥上面,尸体下面铺了一张毛毯,毛毯上放着伯格的人头。

 

那颗人头,是扎卡维亲自割下来的。

 

伯格离开美军后就被扎卡维的队伍抓获,扎卡维为了警告美国人,将他杀害并拍摄了视频,在视频里,伯格穿着桔红色的衣服,面无表情,被五花大绑坐在地上,没什么文化的矮壮大汉扎卡维戴着头套(美国情报人员还是一眼认出他来),拿着一份演讲稿,对着摄像机念了几分钟,然后几个助手上前摁住伯格的躯体,扎卡维抽出一把匕首,抓住伯格的头发,持刀割向他咽喉,伯格发出了一阵恐怖的嘶叫声,鲜血飙射出来,几个人死死摁住他不让他动弹,随后伯格便没了声音,估计已气绝身亡,但扎卡维还在忙碌,镜头摇摇晃晃下,他拿着匕首又切又锯,忙了好一阵子,终于将伯格的人头活生生切了下来,他的同伙对着镜头举起了人头,炫耀着自己的战绩,动作轻柔地将头颅放在伯格的背脊上。

 

这个血腥的视频在美军发现伯格尸身两天后被恐怖分子上传到互联网,全世界都被震动了!

 

极端分子上次用匕首将人斩首还是在两年前,基地组织分子杀害了《华尔街日报》的记者丹尼尔.珀尔,但珀尔被杀害是因为他深入巴基斯坦报道基地组织的行踪,基地组织杀害他是出于报复,他们也不会无缘无故杀害平民。

 

扎卡维是第一个用这种残忍手段杀害无辜平民的人,视频被传播后,恐怖的气氛在全世界开始蔓延。

 

普通人觉得这个视频毛骨悚然,极端分子却觉得兴奋极了,扎卡维居然敢杀美国人,还直接发布视频挑衅美国人,在他们心目中,扎卡维的英雄形象又向前进了一步。

 

大家给他取了一个外号,称他为“屠场主人”。

 

“屠场主人”扎卡维的名气越来越大,美方于2004年7月将他的悬赏金额从1000万美元提高到2500万美元,他此时的人头,跟本.拉登一样值钱。

 

眼看着自己被官方承认达到恐怖分子世界第一的级别,扎卡维为此得意洋洋,忍不住将屠场生意越做越大,随后他的组织又用同样残忍的方式杀害了一个保加利亚司机、一个韩国翻译、一个埃及雇佣兵以及几个美国、英国、日本、奥地利、意大利人。绑架部分人质后他们会索要赎金,如果家人不及时支付赎金,他们会用电钻将人质慢慢折磨致死,或者吊挂起来拔掉别人的舌头。

 

扎卡维眼光短浅、智商有限,他是被意外捧红的,不像本.拉登那样得到教士阶层支持,靠着谋略一步步坐大,他只能依赖残忍和恐怖维持统治,传播个人品牌,根本没有详细的组织规划和奋斗目标,他只想继续娶十三岁的新娘,割美国人的头颅,引发什叶派和逊尼派内斗。

 

那些万里迢迢从世界各地去投奔扎卡维的人,都被他当成了炮灰,他聘请了一批法学专家,专门负责解经,由于穆斯林世界并没有统一的ISO解经标准,因此有时候极端教宗人士可以曲解经书,他通过法学专家批发一堆“斗士”认证,对那些炮灰说只要去做人肉炸弹,就让他们死后升入天堂 ,他们编织了一套理论,《圣训》里记载伊斯兰获得最终胜前,人类终极之战将在叙利亚北部,具体就在一个叫做达比克的小村附近(编得像模像样),现在同美军的斗争,就是人类的最后之战。

 

“为了穆斯林世界的解放!安拉保佑,我们会战胜美国!”

 

在送这些人肉炸弹前去送死之前,扎卡维通常这样给他们洗脑。

 

约旦的新国王阿卜杜拉终于受不了扎卡维了,连扎卡维的老师,极端分子巴卡维都站出来反对他滥杀无辜,曲解教义,2004年11月9日,阿卜杜拉邀约伊斯兰世界的重要学者,高层教士在约旦发布共同宣言,谴责扎卡维的恐怖行径和他的极端恐怖主义思想。

 

但是当时,阿拉法特刚好被人毒死,阿拉伯世界一片悲恸,这份宣言最后根本没引起注意,很快消失在历史的涓流当中。

 

 

陆  狂魔的末日

 

扎卡维越来越得意忘形。

 

由于他炙手可热,杀人越来越多,本.拉登都要过来跟他结盟,那时候本.拉登没办法管理基地的具体事物,成天躲在山洞里写写邮件,或者派助手去遥控管理,他已经成了一个吉祥物,跟扎卡维结盟对双方都有好处,本.拉登宣布扎卡维为基地两河流域分支的领袖,两河地区的基地组织的兄弟,都要听从扎卡维的命令。

 

本.拉登跟扎卡维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接受过西方教育的他,非常有自知之明,在给扎卡维的信里,他曾这样写道:

 

“敌人的势力非常强大,我们远远不及,我们的力量可不能不及邪恶帝国(美国)的千万分之一......处死俘虏用子弹就行了,(斩首)会引发疑问与非议......”

 

但卡扎维这样的文盲是不懂得这些的,他的幻想症也越来越严重,他把自己幻想成阿拉伯历史上的一个又一个英雄,内心深处的cosplay玩得越来越投入,他给本.拉登回信时说:

 

“我们要恢复荣耀,给美国人更多的炸弹!炸弹!炸弹!”

 

你们看,连谴词造句都显得跟本.拉登完全不在一个段位上。

 

没文化,真可怕。

 

2005年11月9日,狂妄无比的扎卡维终于冲昏了头脑,犯下了不可原谅的错误,动摇了支持他的民意(在反美这件事上,他还是颇得民心的)。

 

那天他安排两个人肉炸弹,去到约旦首都安曼的拉迪逊酒店,在酒店的费城宴会厅,正在举办一场婚礼,参加婚礼的人们都身着盛装,男人们聚集在大厅一侧,女人们则在准备跳达卜克舞,小孩子在追逐嬉戏,两个人肉炸弹各自绑着9公斤的“黑索今”炸药和弹片,就在大家面向新人过来的进门处时,一人拉响了炸药(另一名女人弹因拉错引线没有爆炸,后被捕并被执行死刑),爆炸当场将婚礼变成了地狱,新郎新娘的父亲被炸成两具黑漆漆的焦碳,地上到处是缺胳膊少腿的尸体,地上到处是伤者痛苦的呻吟,空气里全是烟尘和鲜血的味道。死者中还有一对姐妹,年仅9岁和14岁。

 

这次约旦恐怖袭击彻底激怒了约旦国王阿卜杜拉,当他知道扎卡维这个恶魔是自己几年前特赦出狱的时候,对自己无比悔恨,约旦情报局全力配合美国情报部门,他们对本地信息比美国人要详尽多了,可以通过细微的口音变化查到恐怖分子的来历,扎卡维的末日近在眼前。

 

这次恐怖袭击也让扎卡维声名尽丧,他虽然有很多残忍行径,但他反美的旗帜让他在贫民区甚至获得了英雄一般的礼遇,这次不一样,安曼发生了大游行,人们上街高喊着:扎卡维,下地狱!游行的人群一边哭泣,一边前进。所有的网络媒体、报纸专栏都在谴责他滥杀无辜,连他家乡扎卡,他的兄弟和56位亲戚都登出广告,和他断绝关系。基地组织都看不下去了,基地二号人物拉赫曼被本.拉登一顿训斥,他马上公开发言警告扎卡维停止对基地的抹黑行为,以后一举一动都要经过上级允许(其实扎卡维根本没被基地实际领导过一天,基地在这根本没有实权)。

 

整个伊斯兰世界狂风暴雨般抨击了扎卡维好几个月,为了转移视线,“用更大的破坏事件掩盖安曼酒店恐怖袭击”,扎卡维在2006年2月22日,派5名武装分子在清晨冲进阿斯卡里清真寺,用炸药炸掉了清真寺的金色圆顶。

500

 

阿斯卡里清真寺又叫金色清真寺,是什叶派四大宗教圣地之一,炸毁清真寺圆顶使扎卡维的战略大获成功,什叶派跟逊尼派忘记了扎卡维的存在,陷入到疯狂的内斗当中,仅仅几天时间,萨迈拉市死于仇杀的人数就超过13000人,甚至出现一个社区的人都被杀光的恐怖情景。

500

 

萨迈拉事件深深打击到了小布什,那些天他总是愁眉苦脸,负责伊拉克事务的官员一向他走近,“他眼神里尽是企图回避的痛苦神色。”(美国驻伊拉克大使尼葛洛庞帝语)

 

但这一次事件,也是扎卡维最后的疯狂。

 

被扎卡维深深伤害到的阿卜杜拉和小布什不惜动用一切力量,要将他彻底消灭干净。

 

约旦和美国的情报组织快速行动起来,深挖扎卡维的财源和人脉,最后查到伊拉克公务员卡尔布利,是伊拉克政府和基地组织的双面间谍,他还给扎卡维负责边境走私,是扎卡维的“海关负责人”,约旦情报组织趁他去约旦购物时将其抓获。

 

本来以为审讯艰难,这人却十分兴奋,将所有知道的事情全部抖了出来。

 

卡尔布利虽然圆滑狡黠,是官场中的老油条,但也有良知底线,早就受不了扎卡维滥杀无辜,根据他的情报,2006年4月初,三角洲特种部队在巴格达南部的优素菲亚,趁基地组织(扎卡维名义上还是属于基地组织,只是名义上)高层开会时,向他们发起了攻击,正面交锋基地组织哪里是美军精锐的对手,当场被打死5人,打伤1人,逮捕了12人。

 

被抓获的12个人里面,有一个叫穆巴希尔的圆脸胖子,说得一口标准英式英语,这人一点都不紧张,嘻嘻哈哈跟审讯人员开起了玩笑,这人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约旦情报局人员不跟他罗嗦,拿起了他们最擅长的酷刑手段,打得穆巴希尔哭爹喊娘,他提供了一条最重要的线索,扎卡维有一位精神导师,叫拉赫曼,会定期跟扎卡维碰面。

 

正是这条线索,要了扎卡维的性命。

 

扎卡维毕竟是个粗人,他的精神世界需要有学识的人引导,前期是巴卡维,后期则是拉赫曼。

 

说到底,还是吃了没文化的亏。

 

拉赫曼居住在巴格达,40岁左右,是一名伊玛目,每过10天,他就会和扎卡维碰一次面,给予扎卡维精神世界的指导。

 

两国情报人员马上对拉赫曼进行了监视,化妆成当地工人到他工作的清真寺全面监控,并派无人机每天对他的行踪进行跟踪,2006年6月7日,拉赫曼乘坐自己的轿车出城,途中换乘一辆蓝色货车,向北行驶了50公里,再调头向东,进入巴古拜,再换一辆皮卡车,出城5公里,到达一个叫希比卜的小村,驶进了村子尽头的一座二层小楼。

 

无人机一直跟踪着他,在实时传送回的视频里,看到一个全身黑衣的矮壮男人走了出来,跟拉赫曼说话,迎接客人进屋。

 

情报人员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个人就是扎卡维。

 

美军火速呼叫一架F16战机进行轰炸,三角洲部队则马上乘坐直升飞机奔赴现场。

 

下午六点,F16战机到达现场,投下一枚炸弹,小楼质量极好,居然没爆炸,F16再投下两枚“铺路者GBU-12型”炸弹,小楼终于被炸得粉碎。

 

20分钟后,三角洲部队赶到现场,轰走了走热闹的人群,士兵们在废墟中找到了扎卡维,他一脸血迹斑斑,胡须稀疏,左脸颊上一道伤口在汩汩冒血,虽然他表面上没有大伤,但内脏已经被震碎,鼻孔和耳朵里全是血,看到美军到来,他只是念念有词,不知道说些什么,七点钟时,扎卡维停止了呼吸。

 

一代恶魔,终于走入了地狱。

 

扎卡维被干掉的消息迅速被报告给了小布什,小布什正在开会,他听到后,嘴角微微上扬,内心高兴,却并没有再说什么。

 

 

柒  未完的结局

 

扎卡维死的那天,风是向南吹的。

 

回顾扎卡维恶魔般的一生,可以说,他的成功具备非常偶然的因素,跟本.拉登这样的资深恐怖分子比较起来,扎卡维更像是美国一系列错误的战略布局,以及中东地区当时特殊的土壤,才能培育出的一名魔鬼。

 

如果鲍威尔不在联合国因为要打萨达姆而替扎卡维站台,扎卡维就不可能变成网红,如果美军在占领伊拉克前先制定一份详细的战后管理计划,就不至于逼迫大量伊拉克武装倒向扎卡维,如果中东地区不是什叶派跟逊尼派缠斗千年,伊斯兰教本身也没有跟上世界开放的步伐进行自我清理,就不可能一次次发生血腥的残酷恶行。

 

扎卡维这样的半文盲,只靠一定的组织能力,加上残忍恐怖立足,就能领导一场浩大的劫难,放眼全球,也只有在宗教、政治、美元霸权、石油利益冲突最激烈的中东才会出现,这是中东地缘政治极限挤压时,才会出现的怪胎。

 

而随后愈演愈烈的中东乱局,叙利亚有史以来最混乱的战乱,只不过是扎卡维亲手培植的种子,慢慢生根发芽。

 

在扎卡维死后4个月,扎卡维的权力继承人们,正式宣布伊斯兰国(ISIS)正式成立。

 

ISIS与世界的战争,不过才刚刚正式开始。

本文主要参考资料是《黑旗》、《你所不知道的IS》、《伊斯兰国》、《ISIS大解密》、《逃脱魔窟的女孩》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9-12-30 15:32
瓜皮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